微風VIP Lounge成藝廊,蔣友柏辦特展兼預告六月推NFT新作

封面圖片

藝術玩跨界,微風百貨與蔣友柏也聯手將VIP室搖身一變為藝廊,精選以「豹隱」、「豹變」為題的創作,在微風廣場2樓Diamond Lounge舉辦名為《Diamond In The Rough鑽記》特展,甫結束兩場專場活動的蔣友柏,也難得公開接受媒體聯訪,聊藝術、聊創作,也聊近期炒得沸沸揚揚的NFT,他看到了什麼隱憂。

蔣友柏與其作品

動物向來是蔣友柏創作揮灑中的重要取材,他畫鸚鵡、火鶴,也把豹的力量與敏捷以類山水潑墨+西方油彩、刮刀的手法呈現,甚至還形化成更有爆發力的立體雕塑,對他來說這樣的命題起點非常單純,簡單來說就是憑感覺。「每一個動物代表著我當天感受到的東西,呈現的是當下、或是部分的我。」因此,欣賞他的畫作同時,也別忽略了畫上的英文題詩,透過那些文字也正記錄了當下蔣友柏的心情。

蔣友柏-我們的新

蔣友柏-我們的新,這幅作品已被藏家收藏

 蔣友柏-門神(豹隱& 豹變)

蔣友柏-門神(豹隱& 豹變) 微風集團董事長廖鎮漢收藏了這對立體雕塑品

蔣友柏直言不諱「藝術是最貴的垃圾」,因為生活少了它還是可以繼續運作,那麼持續”製造垃圾”喔不! 應該說持續藝術創作的意義到底在哪? 「實際面來說,評斷一件藝術品,美重要嗎? 我可能認為先吃飽更重要。創作的過程其實就在不斷否定自己與挑戰自己,尤其藝術與設計是不同的,藝術更自我,(若要論它存在的意義) 希望看到我的創作的人,是會感到快樂的,其它的? 再給我點時間摸索吧。」

蔣友柏

「最近我又”殺”掉了一批畫」深嘆一口氣後……「藝術家真的蠻苦的,要有藝術性、要有當代性,還要有被認同的地位性,若你不進步不改變沒有新意,講白點就死了,所以會有很多階段去推翻自己。」在白石藝廊辦展獲得好評,無疑是給了蔣友柏一劑強心針,「過去我不敢把動物和山水這兩個元素結合,因為難度和不可控性太高了,但這個展讓我有自信這麼做,證明是成功的。」簡單兩三句,蔣友柏也道出了藝術必須與現實某程度上妥協的體認。

蔣友柏-沐

(右)蔣友柏-沐

做藝術這麼苦,何必”自討苦吃”?「藝術這條路是很自由的,就是一個人去挑戰自己,而在面對藏家時比做設計有趣太多,像我曾接觸到一位藏家,外表就是一個土財主,但他真的可以聊藝術,但設計是提案…所以我沒有選錯,就只是累。」

蔣友柏

藝術呈現形式多元,不能避免的也必須與時代接軌,去年底對蔣友柏來說很大的命題就是思考何謂當代藝術? 「以現在的技術、媒材去展現過去無法做到的,也是因為這個點,讓我覺得原本非常討厭的NFT,可能也是當代藝術的一種媒介,因為它就是科技…另外我想不到的收穫是,因為NFT我跟孩子有了多一層互動。」

蔣友柏

今年三月蔣友柏推出了個人首個NFT作品—GENTLE PANTHER,當中25件開箱動態影像,近期也在微風松高外的LED大屏幕,在四週的時間輪播展示。他也預告了6月6號將推出新作,會與韓裔美籍的空間裝置藝術家Soo Sunny Park(朴善熙)進行聯名創作,「因為我想把聯名這件事在虛擬空間中做不同的詮釋」;接著還會將過去他近六百幅被收藏的畫作,轉換成虛擬豹頭上的屏幕投射變化,「對我來說這也是一種紀錄,把過去五六年(作品)放到一個新的媒介上。」

蔣友柏NFT作品 GENTLE PANTHER

蔣友柏的首個NFT作品 GENTLE PANTHER

蔣友柏預告六月將推出NFT新作

蔣友柏預告六月將推出NFT新作,當中將與空間裝置藝術家Soo Sunny Park聯名合作

雖然真正投入NFT領域還不到一年,但蔣友柏也清楚明白箇中夾雜著「做真正有趣的藝術」和「投資圈錢想獲利」的現象,「以目前OpenSea上兩百多萬人,可以說玩NFT的還是小眾,代表還有許多沒有被不對的觀念所污染,所以未來是慢慢可以被導向正面好玩的方向的。」蔣友柏樂觀的看待著。

更多文章